米拉尔沙伦·DW和SPN绝赞双开中

baDWolf.

Magic cabinet

想写克苏鲁风结果写得很糟糕的渣作QWQ

其实本来只想写个自己已经酝酿了好几个月的脑洞——超市储物柜里的尸体

结果下笔就变成学校储物柜了×

好歹还是公共场合可喜可贺××

最后吼一句:我永远喜欢洛洛!(洛洛是我对爱手艺大人的昵称QWQ)

【部分设定与台词来源于洛夫克拉夫特原作】

阿卡姆总是这副鬼样子——沉重的铅灰色云层,看不到一缕阳光。那种灰色几乎嵌进了这座镇子的每一个角落,有时候我感觉自己似乎生活在一幅素描作品里,摇一摇路边的血皮槭就会被落下来的石墨呛得咳嗽不止。

当然这只是我无聊的想象,街边并不会有这样一棵用铅笔画出来的枫树等着我去摇晃它。更何况此地虽然常年如同神话故事里的冥界一般阴森,但好歹还是有人居住的。

我从记事起就生活在阿卡姆。自上小学开始我就能明显地感觉到身边转走的同学愈来愈多了,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此地那骇人的氛围所致,鬼知道为何我却对此一点感觉都没有。

于是我上完小学升中学,最后凭着一个不好不坏的成绩被本地的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录取了。

说到这所密大,也是传说纷纭。据说该校在一战末期还是和布朗大学齐名的顶尖学府,但因为闹出的人命案件和鬼怪传说太多,再加上校方常年不重视教学楼修葺导致如今住校生的生活环境还不如生活在19世纪的一群新移民……总之,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就这样渐渐衰落了,成了镇子里如同社区大学一般的存在。

今天,人们唯一还会提起密大的缘由,恐怕就是其图书馆中珍藏的那些亵渎神灵的古籍了。

不过我自然是一个不会在意怪力乱神的人。如果说从小生活的这个地方对大部分人来说已经足够恐怖,而我又能泰然处之的话,那么就无需担心那些捕风捉影的都市传说了。

今天又是一个令阿卡姆人习以为常的阴雨天。我一边跨过学校大堂那古老的木制门槛,一边将手中的雨伞收起。

来到左侧的储物柜前,我熟练地输入密码,将雨伞塞入弹出的柜门之中。

这时,我感到雨伞的金属尖端好似碰着了什么柔软的东西,触感像是橡胶一般,我伸出另一只手向柜子深处探去,想要弄清那到底是什么。可那橡胶般的东西此刻却突然如同活物一般产生了拉力,用力将那把雨伞向柜子深处拖去。

我猛地松开手,退出,“砰”地一声关上了柜门。

这个平日里再正常不过的储物柜,此刻却让我有了地下洞穴的感觉。

几分钟后我颤抖着打开柜门,我的雨伞静静地躺在里面,看上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用两根手指拎起伞柄上的系带,雨伞如同风铃一般倒吊着旋转起来,这时我才发现,刚才伞面朝下的那一侧上沾满了一种墨绿色的粘液,还在一滴一滴地往下流淌。

我抖了抖手,凑近了那块污渍细看,那不同于我在这个星球上看到的任何一种液体,墨绿色的外液中似乎还包裹着无数细小的碎屑,我形容不出这些颗粒的颜色,我想大概世界上也不会有任何一种染料与能够调配出这样的颜色,这邪恶的粘液散发着邪恶的气息,包裹着如星空一般的碎屑,简直就是一个亵渎神灵的邪恶宇宙。

在我将那把粘着粘液的伞扔进垃圾箱的时候,我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腕不知何时已粘上了那令人惊恐的粘液,那一滴绿色的东西邪恶地附在我的皮肤表面,如同一只恶灵的眼睛。

尽管它在我赶去清洗的途中就蒸发了,但还是给人无可言说的不适感。

下午我开始感到自己有些发热……恐怕是连绵不绝的阴雨天又一次让我着了凉。

走到教室门口,一股强烈的烦躁与愤怒没来由地摄住了我的心,同时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将我向室外拉去。我试着向相反的方向走,那股可怕的情绪却越来越强烈,同时头也愈来愈烫,简直如同烧红的壁炉一般。最终我只能放弃,任由那股力量推着我前进。

如果说上午柜子里那股力量像是橡胶一般的话,那么此刻作用在我身上的这股力量则像是融入在我体内的空气一般,它仿佛知道哪里会让我感到舒适似的,驱动着我向图书馆的方向走去。

我并非一个十分热爱读书的人,尤其是那些大部头,我是从来不碰的。可是今天,我刚一跨进图书馆那斑驳的大门就直奔古籍区,仿佛这样做能让我那该死的发热好些似的。

可事实是,当我来到“珍稀古籍复制本”玻璃柜前的时候,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感觉自己那被烧灼的头脑真的在逐渐冷静下来。

那股力量此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松了一口气,然而正当我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那玻璃柜里的一本书此时却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力。

《Necronomicon(死灵之书)》——侧脊上印着这样的字样。

此时此刻,它散发出和早晨雨伞上墨绿色粘液一样邪恶的气息。

我拉开玻璃柜门,取出《Necronomicon》。

翻开书本的那一瞬间我有些颤抖,然后我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颤抖。

“Cthulhu noster qui es in maribus: sanctificetur nomen tuum; adveniat regnum tuum; fiat voluntas tua, sicut in R'lyeh, et in Y'ha-nthlei.”[我们在海中的克苏鲁,愿你的名受显扬,愿你的国来临,愿你的旨意奉行在拉莱耶,如同在伊哈·恩斯雷。]

随意翻开的那一页上布满了我读不懂的文字。

然而此时此刻,这一页上的每个字母都闪着那邪恶粘液中不明碎屑的颜色的光,光芒并不强烈,可却比那微小的碎屑们折射

在我眼睛里的感觉可怕一万倍。

这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光芒,以后的世界也不会有,这光给人的感觉如此古老,用万古来形容也不为过,我感觉我被一种邪恶的古老力量钉死在原地,几乎就要被那不可名状的光芒给吞噬了……

“喂!你在做什么?现在是上课时间!”

一声响亮的呼唤将我从那可怕的光芒中解放出来,我踉跄了一下,看向那本依然摊开着的《Necronomicon》。

光芒消失了。

图书馆年迈的管理员迈着与其年龄明显不符的有力步伐匆匆走来,他明显有些生气,却在看到我面前那本复制品之后定住了目光。

“你是怎么打开地窖大门的?!”

“什么?”我很不解。

“这本书——”他皱起了眉头。

“我从……从装复制本的那个柜子里拿的。”

我瑟缩了一下。

管理员猛地将那书本合上,声音颤抖地说:“不可能……我从十几年前学校那次古籍搬运的行动中头一次看见这本《死灵之书》……那种气息,那种亵渎神灵的恐怖气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真正的恶魔所给人的感觉也不过如此……

“但我那时对于它的好奇心显然压过了对于它的恐惧,于是在搬运的过程中我忍不住翻开了它……”

我的呼吸骤然一紧,只见管理员的瞳仁仿佛爆裂开来一样变得硕大:“那是永恒的Cthulhu——拉莱耶之主!传说当天上的星辰运行到特定的位置时,它就会从蒸腾的水汽中随着自己的城池一并苏醒,毁灭这个星球乃至这个星系中的一切!!

“Ph'nglui mglw'nafh Cthulhu R'lyeh wgah'nagl fhtagn!(在永恒的宅邸,拉莱耶中,长眠的克苏鲁候汝入梦)”

他用一种奇怪的口音吼出——不如说是鸣叫出(至少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如此)了那句奇怪的,像是祝祷词一般的话语。那句话让我很不舒服,还有那个奇怪的名字也是,比淘气的孩子拿笔尖划黑板发出的声音还要刺耳。

管理员又开了腔,这次的声音正常了一些:“这本《死灵之书》不是复制品,你确定你是从玻璃柜里拿的?”

“是的。”

“奇怪,为什么它会找上你?”管理员的最后一句话声调陡然拔高,吓了我一大跳。

管理员放心不下他的古籍们,又拉着我去了图书馆正下方的地窖门口查看,可那完好无损的石制大门严丝合缝,落满了无数年头积累下来的灰尘,根本没有任何人强行突破的迹象。

“既然是古籍,为什么不送去博物馆里保存呢?那里的环境应该更适合存放这些上了年头的书卷吧?”回去的路上,我向管理员提出了心头的疑惑。

“我当年也不明白……不过现在看来,与其说是转移,不如说是有人想要封印这些书籍。”他意味深长地说。

地下通道两旁的石壁上的电蜡烛被金属雕刻的护手紧紧抓住,散发出橘色的暖光。即使没有镜子,我也能想象出它们照亮的一定是我那张脸色极差的脸。此刻我倒觉得自己才是那被金属手抓住的可怜蜡烛,在这可怖的地窖里思考着比这个地下空间还要可怕的事物。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没有人类……没有任何醒着的我所存在的那个“现实”里拥有的东西。

只有连绵不绝的幽绿色石柱,上面狰狞地盘踞着同样为绿色的青苔。石柱下方就是那邪恶的绿色液体……它们翻腾着,欢跳着——奇怪,明明是那样令人作呕的物质,此时此刻在这荒诞的梦境里竟然如同圣水一般诱惑着我。

我跳了下去,我以为我会窒息,然而身体的反应却如同跃入一片空气——在这腥臭粘腻的液体之中,我竟然能够自由畅快地呼吸、移动,如同在陆地上一般自由。

“Cthul……”我听到一个明显不属于我的声音自我的身体中发出来。

……

然后一切都消失了,我甚至还保持着在那片“海域”中站立着的姿势。

我不解地转过身,却在梦境中看到了我再熟悉不过的场景——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大堂。

窗外的夜空中悬着一轮难得的满月,那撒下的光将我的身影清楚地投映在玻璃地板上。

我摸了摸自己还穿着睡衣的身体,这才意识到此时此刻并不是梦。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我本该头也不回地回到寝室,继续我那荒诞的梦境的。

如果我这样做,那梦中的景象也就永远只是梦中的景象而已。

可就在这个充满恶意的日子里,这个世界不仅要将它的白昼包装成毒药奉送给我,就连夜晚的恐怖,它也要强迫我一并咽下。

就在我转身回去的时候,我瞥见左侧的储物柜开了好几个。

我不由得心生疑惑,便过去查看……

我快走几步来到柜子前,第一眼就发现开着的柜子中有一个是我自己的。

我本该将柜子关上的,可就是那不经意向下方的一窥,我便看到了——

有某种液体物质正从我的储物柜里流出,顺着下方那些紧闭的柜门向地面滴淌。

我颤抖着将手伸进柜子里,不出意料地拽出了一个东西,圆柱形的触感。

储物柜周围背光,我什么也看不见,于是只好把它拿到窗户旁边细看。

在惨白的月光下,这样物什的外表终于完全暴露在我眼前——

一只手臂。准确地说,应该是人类的左小臂。

我使尽全身所剩无几的气力咬紧嘴唇,才没让自己尖叫出声。

无力地垂下的左手手心中还溅有鲜红的血液,可原本应该连着肘部的切口处却流淌出折磨了我一上午的墨绿色粘液。

那液体一滴一滴地落在地面上,在这寂静的夜里,这诡异的声响几乎掩盖了我自己此刻那响亮得出奇的心跳声。

在每一个打开的柜子里,我都找到了一块人类的尸体。

在这可怕的月夜里,我如同一只讨厌的食尸鬼,搬运着那些充满粘液的尸体碎块。

直觉告诉我,我此时应该将这些恶心的事情暂且放下,先去通报校方才对。

然而我仍然执着地来到每一个柜门前,取出某个可怜人的尸块。似乎从在图书馆翻开那本《Necronomicon》开始——不,是从白天那滴绿色液体飞溅到我的手腕上开始,脑中那名为“理智”的成分便开始逐渐流失了。

现在的我,如同一个狂热的信徒一般,将那一块块活祭布置成一个完美而邪恶的祭坛……

等等……

凌乱的黑发业已归位,棕色的眼珠也安装到了正确的位置……

就好像最后一根发条插入机器,某个东西“咔哒”一声开始了它的运转——

直到此刻,我才发现这个“可怜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

惊诧与恐惧一瞬间如同潮水般包裹住了我,我的第一反应是伸手摸自己的脸,却被那触感吓得惊声尖叫起来——

光滑,粘腻,似乎还有星星点点的凸起。

我伸出双手,映入眼帘的不是正常人类的肢体,而是两条附着幽绿色鳞片的软塌塌的带蹼爪状物。我用力跺了跺双脚,传来了一阵令人作呕的粘腻声响——那已经不能被称之为双脚了,如同粗大的黑色水管一般的腕足紧贴着地面。更让我感到惊恐的是,我此时此刻的感觉还是我在用属于人类的双脚敲击着地面,用人类的五指开开合合……

这一定还是梦境!!!这一定还是梦境!!!!从我发现尸体开始……不,从白天发现的可怕的粘液开始……这些都是梦境……一定全都是一场该死的噩梦!!!!……天哪……

这时,刚刚被云层遮住的满月又一次显露了出来,在这清冷的光华下,我的影子清晰地倒映在大堂的玻璃地板上——

如同巨型核桃一般的头颅,下颌的触须如同水蛇一般蠕动不止,肥胖得如同猴面包树一般的身躯,隐约还可以看到背后那一对破烂不堪没有成形的膜翼在随风飘动。

这是我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最后的景象。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