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拉尔沙伦·DW杀我

baDWolf.

铡刀,鲜血,似乎还有男人的哭喊声。
萨腾努斯面无表情地将刀片一块块嵌进埃已的脖颈,刀刃很锋利,但她必须保证它既不会划破喉管,又能牢牢镶嵌在女孩的皮肉里。
埃已没有挣扎,她的双眼早已流不出眼泪,原本黑曜石般的眸子早已变得惨白。
房间里唯一发出声音的人是威诺希,第二重塑者撕心裂肺地嚎叫着,红色的双瞳似乎要泣出鲜血。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是教会的刽子手,这是我的工作。”
“但她是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的孩子!!!”
“……这是每个神选之人都必须承受的。”萨腾努斯的口气还是那么冷漠。
威诺希苦笑着说:“萨腾,这话你自己都不会相信吧!”
“……”萨腾努斯没有再回答。
她望着“完工的”埃已,微笑着说出最后一个命令:
“孩子,我需要你去拯救普路同。”

评论

热度(20)